你觉得自己现在已经足够优秀?现实会给你沉重一击
2015-05-05 16:57 科奕报社编辑部 

周水根,2004届陕科大学生会副主席,科奕报社社长,曾任中国葛洲坝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三峡分公司团委副书记,葛洲坝集团白鹤滩施工局团委书记,办公室副主任、主任,现任中国葛洲坝集团三峡建设工程有限公司福建分公司副总经理兼福州办事处副主任。

各位学弟、学妹:

很荣幸以一名老陕科大人的身份跟大家交流,不管大家是选择或被选择这所院校,既然已经成了这学校的一员,就应该带着一份感情去认真面对自己的大学生活,这是对这个学校负责,更是对你自己负责。对于这里的每个人,这只是你的一个驿站,无需沾沾自喜,更无需感觉被埋没。在大学里面准备干些什么呢?学习?考研?为就业准备?轰轰烈烈地谈恋爱?昏天黑地的玩游戏.......不管怎样,你最终要离开这个驿站成为社会人和职业人(即便是留校工作,作为教职工的社会人角色与作为学生的角色是两回事)。其实大家不妨多问问自己:我是谁?我要什么?我能做什么?这些问题我真的考虑清楚了吗?是否我就是一个随大流无主见的人?在大学里不妨多思考,把自己独立思考的能力培养起来;多阅读,把自己的眼界打开来;多交流,把与人沟通协调的能力培养起来,这些都是将会影响到你这一辈子的能力。

下面跟大家分享一下我的一些经历,大家就权当听听故事吧:我2005年毕业于陕西科技大学,学财务专业。2005年7月在葛洲坝集团三峡实业公司经过短暂的培训之后,分配到当时正在施工的三峡右岸地下电站引水隧洞开挖施工现场,刚开始我以为是到现场了解一下情况,结果让我没有想到是:让我一个学财务的跟其他工科学生一样,去现场当施工员,而且从上班的第一天开始就是上夜班,从此这一干就是半年,当时丝毫都看不到要调整我到跟我专业对口的岗位的意思。而且在当施工员的过程中,也遇到了所谓的老员工欺生的情况,人家一个中专毕业甚至初中毕业的,把本来属于他的事情让你去干,还动不动就把你训一顿。做为在大学里面做过校学生会副主席、校报社长、拿过“挑战杯”大学生创业计划竞赛陕西赛区铜奖的我来说,在学校的光环和这个时候的不如意,如此反差,难免有些情绪。也想过离开,但是第一我没有更好的去处(本来可以留校的名额因为我执意参加公务员考试而被别人占了,公务员又没有考上,我一时也没有更好的去处),第二我现在就这样灰头土脸地回去,只会让家人觉得抬不起头,就这样,我对自己暗暗地说:再挺一挺!

 

经历了半年白班夜班对倒的施工员生涯,我终于等到了三峡实业审计部缺人可以把我调回宜昌总部的消息,终于可以干一点跟我专业搭边的工作了。但是这种兴奋感没有能维持多少时间,因为没有实践经验,我出去审计人家的时候根本看不懂,搞不清。所以也注定担不了什么重担,平时的工作无非就是打打杂,看看人家以前做的资料,进了总部机关,虽然在很多人看来很轻松,也很羡慕,但实际是什么样,只有自己知道。

这时,我恋爱了,恋爱让我考虑更多的问题,比如:我怎么样去承担一个家庭的重任。按我当时在审计部的状态,业务上很难有所突破,业务上面没有突破也就意味着我的收入也很难让我去承担一个家庭的重任。到这个时候,我工作快一年了,在这一年里,思考过很多问题,对于人生,对于未来,对于这个公司,对于这份工作,反复考虑过。带着这些思考,我主动申请走出去,这一次我不再留恋机关的轻松与他人的羡慕,经领导批准,2006年7月我到了福建。

本以为到了发达地区的福建,各方面条件会不错,没有想到,到福建的第一个工地居然是我截止目前经历过的条件最艰苦的地方。那是一个隧洞开挖项目,隧洞很小,只有一个工作面开挖,平时人数最多的时候不超过30人,因此营地设施非常简陋,从工地到镇上有30公里,没有水泥路,是一条逢暴雨必中断的泥泞路,周围10公里以内没有任何村庄,村民。住的是板房,没有空调。上厕所必须上山“打游击”,因为没有厕所。洗澡,夏天在门前的河里解决,冬天隔几天去县城里面的澡堂解决。

跟我在一起的是06年毕业于合肥工业大学的熊飞,我们的工作和生活都是跟民工们在一起,我去那里不仅要做财务工作,还要参与进行现场施工管理,这时在三峡的施工经历帮了我的忙,让我很快能进入工作状态。该项目是一个合作型项目,所谓合作型就是与当地有工程资源的队伍或者公司合作进行工程建设的模式。由于项目部人手少,对各项资源的管控力度不足,导致工程进度上不去,总部要问责项目部,但是管多管严了,合作方不干,因此我们所做的就是在项目业主、监理、总部、合作方、地方政府部门之间进行周旋。经常遇到做了很多事情,结果各方都不满意的情况,面子的事情,在当时只是奢谈,没有人会在乎你什么学校毕业的,没有人在乎你的面子问题。经常夜深的时候,我跟熊飞两人相互鼓励,说些过去开心的事情打发在施工现场艰苦的日子,因为这样,我跟熊飞之间建立起了一条战壕里面出来的友谊。在那样的日子里,我系统地自学了施工技术和合同管理方面的知识,把自己感兴趣的时政、财经、文学方面的书看了看,心想说不定以后会有点用,但当时谁知道会怎么样呢?就当打发时间了。

在这样的环境下一呆就是三年,以至于我结婚的时候,在宜昌办完婚礼后,因为自己没有房子,把老婆接到工地现场度蜜月,项目的业主人性化了一把,挪了一间业主在工地的临时办公房给我做新房,我们把简陋得不能再简陋的房子收拾收拾,这就成了我们在工地的新房。厕所是自己搭的,自己炒菜,自来水是自己去山上接管子引水。

后来因为合作方自身亏损,走人不干了,把一个干了不到一半的烂尾项目丢给项目部,项目部只好接手组织设备、民工自己干,我们项目部为数不多的几个人都到现场充当起工头、带班队长。没有了合作方的关系资源,所有的结算、变更索赔都要自己去跑,关系要自己去建立,做工作、树关系是需要投入的,而那个时候项目部又没有能力投入太多,所以只能多跑,多找,一次又一次......因为这个工作,我没少受白眼甚至呵斥,记得有一次一个索赔的项目,明明各方协议、现场签证都办好了,业主的老总就是以各种理由不给签字,我只好一次又一次去找,把那位老总搞急了,对我大吼一声:你烦不烦,给我滚!放在以前,我肯定面子上挂不住,但是那一次,我却很平静,我说项目部太困难了,没有这笔钱,我们就周转不来,让我滚可以,但请您把字签了。就这样,磨了半个月,业主终于把这笔索赔款支付给了我们。

有人会问:“这样的环境,你为什么不走人?”走人,我们当时这几个人确实没有想过,理由有点"江湖":项目部每个人彼此之间的关系都不错,很信任,这么多年大家在一起形成一种兄弟般的情感了,在最困难的时候走人,就意味着留下来的人将更加艰难,大家都觉得做人不能这么不地道。其次,让人感动的人和事情经常发生,09年毕业于南昌工程学院的杨恩强,在施工最艰苦的时候,没有人愿意干,连民工都挑三拣四了,他总是带头跟民工一起干,冲在民工的前面,没有人搬石头,他带头搬,没有人开运渣车,他开,没有人开装载机,他开,电工偷懒不想干,他又充当电工.....若非亲眼所见,亲身感受,我不相信我们这些曾经不被人看好的80后还有这样的“拼命三郎”。熊飞也是一样,记得07年有一次,隧洞地下水涌出,眼看就要淹没大功率的水泵,形势相当危急,在水泵附近指挥工人转移的熊飞跳进水里,用潜水的方式拆除已经被淹掉的部分,拆完之后,漏出的机油已经沾了一身。我经常强调:人是要有点精神的,这不是凭空说说的,而是我经历和见识了一些人和事情之后,觉得有点精神的人,潜力是很大的。我们当初到福建的时候,也没有想过在那样艰苦的环境里可以坚持下来,面对一次次的不理解、白眼、斥责,我们还能咬紧牙坚持。

刚开始毕业的时候,很羡慕那些在大城市工作,不用到处跑来跑去的同学,同学之间周末打电话的时候,人家不是在逛街就是陪女朋友玩,而我们这几个在山里面听听歌曲,玩玩不要网络的单机版游戏(因为没有网络),就是我们消遣的方式,心理难免会有落差。但是慢慢地几年下来,自己已经习惯了这个可以安安静静思考一些问题的生活方式,几年下来,通过自己的努力有了房子、妻子、孩子、车子,这时同学们开始讨论并羡慕我了,我很淡定,因为自己和周围的人的经历告诉我:其实每个人的生活是一场接力赛,不是100米短跑,不要着急对某一个阶段在不利状态下的自己失去信心,也不要为一时的得意而忘形。

虽然现实或许会给你沉重打击,但是每个人都有机会击败它。这完全取决于你自己。

(文章编辑:刘肖)

关闭窗口